优乐美浪花直播app下载安装

理论上来说,说骚话并不在娜娜敏的管辖范围内,白石麻衣来找娜娜敏告状也没什么用,害羞这种事,只要你不害羞,害羞的就是听的那个人,未来自认是不会害羞的,所有最后脸红的自然也就…咳咳,不说了,既然娜娜敏开口说了补偿方式,那么作为图谋她一生的家伙,未来自然要好好兑现。
蝙蝠这种偏门的不好找,一个抖S的黑喵还不好办?未来动动脑子就扔出了“叫我女王大人”“给我跪下~”和简单的“喵~”三个可使用的选择
当然在未来的心里,还是刚刚她和白石单独说的那个够劲,哎,要是白白能顶住害羞说出来,不知道有多少饭知道后要为她摇旗呐喊‘高坂未来永远是我大哥’了。
虽然经纪人大概不能让…擦边球和直接说还是有区别的,可惜啊可惜…
在成员们乱七八糟的胡闹中,合照合的差不多的成员终于被工作人员叫去后台待机上场。
特殊的企划当然也要有特殊的展现形式,不能白废了成员费这么大力搞的装扮,出场当然要一个一个来,不能一个人霸占镜头,又怎么能尽情性感。
未来的出场顺序还要在娜娜敏的后面,此时心安理得靠着女警抱着幼稚园小朋友看后台的小电视。
刚刚在休息室嬉闹归嬉闹,真的上台肯定不一样,未来可是格外期待大家的表演。
第一个出场的宫泽成良打扮成了女海盗,比未来还高的身量配上混血的长相,颇有几分野性美,不得不说偏欧美的浓妆远比乃木坂平日里日系的妆容更适合宫泽成良,扛着一把大刀威风凛凛的女海盗上来就给大家开了个‘好’头。
一手将刀搭在肩上,一手摸着大腿微微俯下身子摆出未来永远都摆不出的性感pose,宫泽成良对着镜头用自己性感的声音说道
“切了你哦~”
没错,这就是这次万圣节企划的精髓!下限什么不存在的!比的就是谁的擦边球打的狠。
紧随其后出场的是头戴南瓜玩偶头套,明明身材很好却全部被服装遮住一丁点都没露出来的能条爱未。
本以为(确实也是)只是搞笑角色的能条同样紧扣自身‘南瓜’的主题,用有点奶甜的声音说出了“要不要破一下试试~”这种强力的台词。
即隐晦又合乎情理,还能让老司机一下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不愧是…乃木坂级别的段子!
后台,正在看屏幕的未来表情变的凝重起来,手指一圈圈的绕飞鸟垂在胸口的头发,大家,都是强敌啊…
而且有前面这两个带头搞颜色,后面的成员说起性感台词(骚话)来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果然,乃木坂的女人不可小觑。
在能条之后出场的是高山一実,紫色半透明印花丝袜加上紫色的假发加上紫色的透明翅膀共同组成了高山定义的‘快乐的蝴蝶’,注意,不是蝴蝶,是快乐的蝴蝶。
能撑得住这一身的高山一実不用说绝对是实打实的美人,只是性感台词中一句美声感的“i fly”真的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现场的staff倒是爆发出剧烈的笑声。
未来在后台遗憾的摇摇头,下意识的叨念了一句“明明换成‘要不要一起飞’就绝对会是王炸的”。
被未来抱着怀里的飞鸟疑惑的抬头看向未来,一副求解释的表情。
但幼稚园的装束实在是太…太罪恶了,这份求知欲未来只能装看不见,反正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知识总会不知不觉的学会的,自己还是不要做飞鸟这方面的领路人了,自己探索也是一种乐趣。
站在未来身后的娜娜敏看了看手中只能发光做指引用的指挥棒,遗憾自己这身的道具怎么不是电棍,还一起飞…真敢想啊。
正在努力融入大家的秋元真夏最终还是选择了很保守的空姐装,在这个搞事企划中甚至显得有些可有可无,要知道她最先看中的可是能条爱未的那套南瓜装,但《情商》告诉她现在她和大家还有一丝隔阂,之前两次企划自己展示的已经足够,循序渐进就好。
平淡的空姐之后,松村沙友理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出来,刚刚她在休息室缠着白石麻衣玩了好一阵人偶游戏,言辞凿凿的说是为了让白石找到抖S感,但在围观群众眼中,完全是白石被迫配合‘玩弄’松村人偶,谁是S真的不好说。
而全身粉色的松村人偶的性感台词自然就是
“我~给你玩~”
配合松村真的很性感的声音,一时燃爆全场。
之后成员的表演也是神句迭出,而且颇具成员的个人特色。
尚且不知性感为何物,穿着小粉裙后悔没有穿到骷髅妆,拥有压倒性可爱的星野南用性(ke)感(ai)的声音来了一句“kilakilakila(闪闪发光的拟声词)?”
超可爱的性感魔女娜娜赛最后还是选择了“煮了你哦~”作为自己的性感台词,未来私心认为这是对自己说的,毕竟作为一把骨头架子,和炖汤实在是再搭不过了,最多再加上一个南瓜能条,不能再多了。
市来玲奈选择了宝冢装束很是帅气,当然为了符合人设,相应的台词“欢迎来到月组”就没那么性感了。
深川麻衣选择了一身短裙婚纱,一句‘我愿意’不是任何擦边球,却让人遐想无数,忍不住大喊,我也愿意。
之后是连续出场的是干劲过大的吸血鬼生驹和不知道怎么想的将‘乌冬~’作为自己性感台词的蝙蝠生田…我们就姑且认定那是蝙蝠吧。
未来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说的可以说自己喜欢的,花花这孩子该不会就这么字面理解了吧。
**女王,啊不,是白石女王抖S喵最后用向老天爷借来的80份气势和自己本来就有的20份气势强顶着说出了“跪下,叫我女王大人~”的台词后还来了个飞吻,不得不说有这张脸撑着,真的什么都可以…
在小飞鸟不知怎么想出来的确实很够力也很符合幼稚园身份的‘小馒头~’(有雪山红梅的隐意)作为台词,却不知到冥冥之中给自己上了一生的枷锁后,终于轮到未来出场了。

xiazaitxt

番外:如果青梅竹马是飞鸟的话会不会便宜了高坂家的臭小子

(未来性转,介意止步)
在东京一个并不算繁华的街道,有两户关系很好的邻居,高坂家和斋藤家,两家不光父母的关系很好,孩子的关系也很好,高坂家有三个男孩,而斋藤家有两个男孩,高坂家的双亲是做生意的,经常全国各地的跑,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经上了小学可以住校,只剩最小的儿子高坂未来,连幼儿园的门槛都不够,不时就会被扔到斋藤家代为看管。
斋藤家是个国际家庭,妈妈来自缅甸,虽然这么多年过去,日语说的总是带有一丝东南亚的风味,但实际上却是持家能力超强的万能主妇,未来和她的二儿子同岁,看着趴在垫子上吃着奶瓶看绘本的未来,再看看刚刚不知怎么搞得一头栽进米缸里正在拼命蹬腿的老二,斋藤妈妈摸着肚子暗自祈祷,希望即将到来的老三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能够像未来一样安静乖巧就好了。
6个月后,承载着两家人的希望,斋藤家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白白嫩嫩的,是个胖乎乎的女孩子,被臭小子烦到不行,一直叨念着想要个小棉袄的斋藤爸爸大喜,一改给两个儿子起名时的随意,将凝结着自己美好祝愿的名字‘飛鳥’送给了唯一的女儿。
而飞鸟出生这天,未来早早就让父母带着自己来到了斋藤家,趁着父母寒暄的时候,一个人蹬蹬蹬的跑到了那张多出来的小床边,扒着床沿眼巴巴的往里看。
刚出生的小孩子团成一团,吮吸着手指睡的正香甜。
这就是妹妹嘛…刚出生的小孩子连身上都弥漫着奶香,未来扒在栏杆上看入了神。
直到同龄的好哥们灰鸟发现了他“走啊未来,刚出生的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麻烦死了,妈妈这几天就顾着照顾她了,一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么就是哭,长的还这么丑。走吧,我那里有新抽到的奥特曼卡牌,闪光的哦!”
未来直勾勾的看着灰鸟,突然伸出了胳膊“你要是不想要的话,把飞鸟让给我吧。”
“哈?你什么意思。”
“请务必把飞鸟让给我做妹妹!”
“你愿意的话随你喽,走啦,看卡牌去。”看了眼小鼻子小眼连话都听不懂的妹妹,灰鸟嫌弃的撇了撇嘴,妈妈还说以后自己和大哥要学着照顾她,照顾小屁孩这么麻烦的事他才不要做,未来既然喜欢,那就给他呗。
拿到了哥哥的头衔,未来看的更起劲了,一边看还一边偷笑“嘿嘿,妹妹…”
“走啦。”一边的灰鸟不耐烦起来。
“再看一会…啊。”
或许是两人的音量有些高,吵到了熟睡的飞鸟,小小的鼻子拱了两下,睁开了惺忪的睡颜寻找饶人清梦的源头,小嘴一张就准备开哭。
看见妹妹的小嘴一张,这几天已经有了经验的灰鸟丢下未来扭头就跑,妹妹在他看来就是混世小魔王,一旦哭起来除了妈妈谁也降不住她,明明将最喜欢的怪兽玩具都塞到她手里了,还是哭的超大声。
“未来,这可是你妹妹,我先撤了。”
面对这么小的一只,未来也是慌了手脚,小心翼翼的将一只手伸进栏杆里准备用自己之前在绘本上看到的故事哄一下刚刚到手的妹妹,却冷不防对上了一双布灵布灵的大眼睛。
原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睁开以后这么有神,未来一下就陷入了这纯真无暇的视线之中。
和未来对视了一会,小飞鸟本来准备吹号的小嘴打了个哈欠,一只小手抓住了未来伸过来的一根手指,握住,闭眼,睡觉。
等几名家长发现的时候,未来已经被封印在婴儿床边半个多小时了,飞鸟一直不松手,他就一直不敢动。
斋藤妈妈一边夸未来温柔,一边轻轻的将未来的手指抽出来,边抽还边和他介绍到“婴儿的睡眠质量很好,睡的像现在这么熟,只是将手指头抽出来她是不会醒的。”
“哇——”将未来手指抽出的瞬间,小床上的飞鸟发出了惨烈的嚎哭。
愣了一下,斋藤妈妈又下意识的将未来的手指塞了进去。
瞬间安静…呃。
斋藤妈妈不客气的将丈夫的手指拽过来,在将未来手指头拽出来的瞬间将丈夫的手指替换过去。
飞鸟的小手动了动,在感觉手感不对之后毫不客气张开了嘴“哇——”
多方尝试毫无效果之后,在父母欣慰的眼神中。未来贡献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在婴儿床上一起睡了个午觉,最后靠着母乳对婴儿的致命安抚,这才得以晚上回家睡觉。
初次见面,高坂未来就展现出自己对飞鸟超乎寻常的吸引力。
飞鸟刚出生时,未来两岁,是飞鸟最爱的抱枕,不时会收到飞鸟从嘴里掏出仅剩一半的巧克力糖果作为馈赠,在灰鸟和黑鸟两人的嫌弃中笑眯眯的吃下。
飞鸟一岁时,未来三岁,逐渐长开的飞鸟变的格外可爱,但是面对两个哥哥的讨好飞鸟完全视而不见,每天奶声奶气的问未来哥哥在哪里,今晚可不可以去未来哥哥那里睡。
飞鸟两岁时,未来四岁,未来的身上就是飞鸟的游乐场,爬上爬下不亦合乎,小飞鸟依旧执着的和未来分享一切自己觉得优秀的东西,第一次吃到的煎饺,好喝的酸奶,都要给未来剩一份,每天眼巴巴的守在家门口等着和两个哥哥一同从幼儿园回来的未来,伸着小胖手迎过去,偶尔会由于踉跄的步伐一把把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插在未来的怀里。
飞鸟三岁时,未来五岁,终于能够上幼稚园的飞鸟欣喜的背上了小书包,然后在幼稚园瞬间被未来和二哥勾肩搭背的走进了大班,而自己要一个人去小班的现实所打垮,用未来在斋藤家睡了一个星期的代价打消了飞鸟关于未来比起自己更喜欢二哥的可能性。幼稚园的小班里也多了个有点怕生,乖巧又特别喜欢扒在窗边看操场的小女孩,幼儿园的大班有很多活动实践课,一天有小半的时间会泡在操场。
飞鸟四岁时,未来六岁,上了一年幼稚园好不容易适应了的飞鸟难以接受未来竟然去了另一所学校的事实,两家人费了好大劲才让她明白所有六岁的孩子都要去另一所叫做小学的学校,绝对不是因为未来不想和飞鸟呆在一个学校,想要快快长大成了飞鸟的新梦想。
飞鸟五岁时,未来七岁,玩扮家家酒的时候永远都是自己是妈妈,未来是爸爸,两个哥哥就只能扮演家里调皮的孩子,需要打针的病人,帮厨房买菜的佣人。
飞鸟六岁时,未来八岁,每年过年前两家的家长都会一起聚会,看着到处乱跑的四个大男孩,再看看陪在飞鸟身边帮忙夹菜的未来,齋藤妈妈笑着说“长大以后让飞鸟做未来的新娘好了。”高坂爸妈立刻接话叫好,笑着说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和鸡蛋羹做斗争的飞鸟抬头小声问未来“做你的新娘是什么啊”
一向沉稳淡定的未来却羞红了脸,磕磕绊绊的回到“就是…让我要给飞鸟买一辈子巧克力雪糕的关系。”
飞鸟了然的点点头“那飞鸟要做未来的新娘。”
松了口气,看飞鸟还想说什么,未来赶紧给飞鸟夹了块牛肉牛肉堵住了嘴。
飞鸟七岁时,未来九岁,飞鸟在学校依旧是那个乖巧又不怎么和人讲话的小女孩,妈妈对她说在学校只能叫未来哥哥,而未来哥哥在学校很受欢迎,每天放学去找未来一起放学的时候都有几个女孩子缠着他,飞鸟有点不开心,但她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
飞鸟八岁时,未来十岁,过圣诞节的时候两家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去拍了相片,除了各种集体照单人照之外还特意给未来和飞鸟两人合拍了一张,穿着和服的两个孩子比平常还要可爱很多,飞鸟和未来私下都求父母偷偷多留一张。
飞鸟九岁时,未来十一岁,长大后的飞鸟如斋藤妈妈期望的那样长成了一个安静懂事的孩子,只是偶尔也会让斋藤妈妈担心是不是太过安静了一点,但可能是从小和未来就玩在一起的原因,飞鸟很爱看书,从,书本上,她知道了很多知识,比如说——新娘并不是巧克力雪糕就能搞定的关系,要是只有雪糕的话自己可就亏大了。
飞鸟十岁时,未来十二岁,班级里有几个思想复杂的小大人冒了头,搞起了每天带巧克力的戏码,但飞鸟感觉自己超过这些幼稚的小屁孩十条八条街。
飞鸟十一岁时,未来十三岁,四年的同校时光在飞鸟看来是如此的短暂,好在初中部和小学部离的并不远,几年过去,未来身边的好朋友都知道他有个叫飞鸟的可爱妹妹,飞鸟的同学也知道她有个大两岁的帅气哥哥,每次听别人叫自己‘高坂的妹妹’时,飞鸟总是会不满的撇撇嘴,她才不是什么妹妹。
飞鸟十二岁时,未来十四岁,飞鸟已经明白了那种不开心代表着什么,她有点小担心,书上写14岁是男生女生正式开始躁动不安的年纪,没有自己每天看管,那群初中的女孩子肯定会每天不停的诱惑未来哥…飞鸟决定采取一些行动稳固自己的地位。
晚上照例在放学后先去初中部那边等未来放学,利用强制性的手段直接将未来领回了家,和往常一样在把下巴垫在桌子上等未来写完了作业后,在两个哥哥特别是二哥悲愤的视线下,将未来拽去了她自己的房间,美其名曰,凳子太硬了,要拽个人肉垫子。
斋藤二哥怎么都想不通就妹妹那个一个凳子的价格可以换自己和大哥两套桌椅的凳子,到底会有多硬,他之前趁妹妹不注意坐了一下,简直都要下陷进去了好嘛,再说,就算真的需要人肉垫子,为什么不选哥哥,难道同姓的就是没有异姓的好用嘛,怨念满满的灰鸟全然忘记了妹妹一岁之前自己嫌麻烦每次都吧飞鸟推给未来带时说的‘妹妹什么的最麻烦了,我才不需要’。
看着小女儿蛮横的将未来拉进自己的房间,主管家中大小事务的斋藤妈妈露出了温馨的笑,虽然有和隔壁高坂夫妇的约定在,但女儿能对高坂家的小子有这种好感,她当然是乐见其成,反正两个孩子还小,她也不用担心什么。
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飞鸟享受着两个哥哥不曾有过的优待,自己独享的房间摆下桌椅床铺衣柜等家具后还有空余不说,房间还和父母的主卧一样有着独立的浴室。
虽然和飞鸟在一起的时光无疑是幸福的,但未来很难评论飞鸟没什么肉的小身体坐在自己腿上扭来扭去自己还要注意什么都不能发生的心情。
而且,自己的屡次借口都被飞鸟用各种方式打断,一不留神,时间就到了晚上九点,加上第二天是周末,按照以往的经历,未来知道一个留宿是免不了的了。
当然留宿在斋藤家对于高坂未来来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进来帮女儿放洗澡水的斋藤母亲甚至熟稔的从衣柜里抽出了一套未来的换洗衣物和飞鸟的一起放在床上。
“要是未来君不嫌弃的话,就和以前一样使用这个房间的浴室吧。”
“嗨,打扰了,我没问题。”
“是我们家飞鸟给你填麻烦了才是,除了未来君你,我真想不到有哪个十来岁的男孩子会有这种耐心。”
斋藤妈妈说完就掩着嘴巴笑眯眯的离开了,留下因为母亲的话而赌气鼓嘴的飞鸟,和被夸奖后不好意思的未来。
虽然未来和飞鸟共用一个浴室,但自从飞鸟三岁上幼儿园之后,未来就基本没有再和飞鸟一同洗过澡了,倒不是飞鸟自己要求的,这是天天看着自己家的白菜长的越来越水灵,但就是不愿意往地底下扎根的斋藤爸爸要求的,坚决到哪怕是女儿的眼泪也没能动摇。
当然代价就是,怎么都哄不好的飞鸟直接彻底剥夺了自己老爸和女儿一起洗澡的权利,这本该是大多数父亲在女儿小学两三年级才会失去的权利,斋藤爸爸在女儿三岁的那年,因为一个‘混小子’,过早的失去了它。
由此未来认为斋藤爸爸始终没法像斋藤妈妈那样对自己抱以欢迎的态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往常一放好水就欢呼着跑去洗澡的飞鸟今天却不太一样。
扭扭哒哒的坐在未来的腿上哼着歌,未来使劲晃悠腿她就笑的左倒右倒,但就是不肯起身,要知道这个小丫头每次泡澡都是个麻烦事,拥有窝里横属性的斋藤飞鸟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将自己不敢一个人洗澡这件事直接甩锅到未来和她一起看电视时看到的一则猎奇的女子在家中洗澡不甚滑到溺水身亡的新闻后,每次未来都要担负起坐在玻璃门后面和飞鸟隔空聊天至少一小时的责任。
要是这个小丫头再不进去,自己估计就要十一点才能洗上澡了。
被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飞鸟搞的没办法,未来只能开口发问“阿斯,你该去洗澡了。”
“嗯~~~”用鼻子发出了一串没有实际意义的声音,飞鸟在未来身上晃了两下。
“你要是不去洗的话今天就我先洗了哦。”未来威胁般的捏了捏飞鸟的小鼻子。
“未来你就这么想让我自己去洗澡啊。”在未来身上拖延了半天,但发现未来根本没有什么想法的飞鸟不满的仰头撞了下未来的胸口。
“…什么意思?”
“未来你,今天想不想和我一起洗。”贝齿轻咬住下唇,飞鸟仰头用额头抵住了未来的下巴,水润润的眼睛就这样看着未来。
“哈?飞鸟你在说什么啊…”未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飞鸟柔顺的发丝纠结在自己的脖颈处,挠的人心口痒痒的。
……

xiazaitxt